解读海航收购败局:中企在美投资面临更多监管障碍

|DAVID BARBOZA, 傅才德 2018-08-07 18:53:08 682 来源:纽约时报
摘要:到今年早春的时候,海航收购天桥交易的失败已成定局。海航的另外两笔交易也未能获得Cfius的批准。随着中美贸易关系紧张的加剧,华盛顿对中国投资的态度在恶化。

merlin_138761373_a35e8569-de53-4b2c-85b5-d2feb4224286-master1050.jpg去年,在海航集团收购天桥资本的过程中,其高管与财政部长史蒂芬·马努钦曾在财政部华盛顿总部过会面。


就在一年多前,中国大型企业海航集团的两名高管捞到了一次在美国财政部长史蒂文·马努钦(Steven Mnuchin)的办公室与他见面的机会。这两名高管是谭向东和杨光,他们与马努钦合影留念,照片中的马努钦手里拿着一个海南航空公司的飞机模型。


据官方说法,他们是想讨论美国的经济情况。但海航还有其他的要紧事务:它当时正在试图收购纽约投资公司天桥资本(SkyBridge Capital)。


这笔收购已被搁置了好几个月,因为美国财政部和其他机构需要评估交易是否有潜在的国家安全担忧。海航的其他几笔收购也已暂停,这给海航集团的疯狂采购带来了巨大压力,海航的采购已把该集团转变为一个持有希尔顿酒店(Hilton Hotels)、瑞士国际空港(Swissport)以及英迈(Ingram Micro)股份、年收入达1000亿美元的全球巨头。


海航高管们和天桥资本的联合创始人安东尼·斯卡拉穆奇(Anthony Scaramucci)都急于完成这笔交易。斯卡拉穆奇当时正希望能被任命为白宫官员。去年6月,海航高管与财政部官员举行了第二次会议,这些官员参与了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Committee on Foreign Investment in the United States,简称Cfius)的天桥评估,Cfius是一个行事隐秘的多部门委员会。


这些会议属于海航集团拉拢华盛顿权势人物的一项重大行动。海航聘请了麦克拉迪合伙人(McLarty Associates)这样的一流游说公司,还购买了大张声势的广告,把集团宣传为一个新兴的全球品牌和优秀的企业公民。海航的高管们访问了国会山,一位高管还在今年2月在佛罗里达州离特朗普的马阿拉歌庄园不远的特朗普国际高尔夫俱乐部(Trump International Golf Club)与特朗普总统见了面。


但海航在4月底放弃了收购天桥资本的交易。两家公司都意识到它们不会得到监管机构的批准。


曾在全球并购交易数量上数一数二的中国企业,正遇到越来越多的监管障碍,尤其是在美国。中国买家想做的一系列交易都由于国家安全原因在美国受阻,其中包括互联网大亨马云控制的电子支付公司蚂蚁金服收购速汇金(MoneyGram)的努力。


监管机构很快将更加有底气。美国国会刚刚通过了针对外资收购美国公司的新规定,这将加强国家安全审查,并赋予外国投资委员会更多权力。预计特朗普将签署批准这项法律。

安东尼·斯卡拉穆奇说,在为他创立的投资公司天桥资本寻找买家时,海航因其利润和保留绝大多数员工的承诺脱颖而出。


安东尼·斯卡拉穆奇说,在为他创立的投资公司天桥资本寻找买家时,海航因其利润和保留绝大多数员工的承诺脱颖而出。 DAVID PAUL MORRIS/BLOOMBERG


海航集团在许多方面体现了中国的全球愿景。近年来,公司高管们在世界各地飞来飞去,对机场、海运公司、写字楼和国际物流业务等进行海外投资。


海航集团与中美两国领导人有着长期的联系。《纽约时报》获得的记录显示,海航集团高管曾与佛罗里达州前州长杰布·布什(Jeb Bush)、以及中国前总理温家宝的家人有商业交往。


不过,全球的监管机构已开始质疑海航靠大笔举债进行疯狂购买的做法,以及集团的所有权结构。与中国其他大型企业集团一样,海航集团是一个庞大的网络,在一个单一企业的名义下有上市公司、私资公司、子公司和附属公司等众多实体。法庭文件显示,美国的监管者曾问过海航集团与中国政府的关系。


海航已在这之后扭转了方向,开始出售数十亿美元的资产,并对公司业务进行重组。联席董事长王健去世后(公司说,王健今年7月初在法国南部旅游时意外地从墙上跌落致死),海航还重新调整了自己的管理团队。谭向东最近被任命为海航国际(HNA International)的负责人,该职位以前由王健担任。杨光将辞去海航集团北美总裁一职,并打算离开公司。


“海航集团的问题不在于它是一家中国公司,而在于透明度,”华盛顿的美国企业研究所(American Enterprise Institute)的学者史剑道(Derek Scissors)说。“他们问,‘海航是谁的?’没人知道谁拥有这家公司。”


提交给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审查

特朗普当选总统后,斯卡拉穆奇开始为出售天桥资本做准备,天桥资本是一家用客户的钱投资对冲基金的纽约公司。曾担任高盛(Goldman Sachs)高管的斯卡拉穆奇为特朗普的竞选当过顾问,他在为自己在政府中任职做准备,所以希望避免潜在的冲突。


2016年12月,他聘请了受人尊重的投资银行家格雷格·弗莱明(Greg Fleming)为天桥寻找买家。斯卡拉穆奇说,几周内就收到了四个出价,但他不愿透露其他可能买家的名字,也不愿透露海航同意支付的价格。

斯卡拉穆奇说,海航集团是最突出的,这是一家快速发展的中国企业集团,年收入为1000亿美元,拥有40万名员工。斯卡拉穆奇说,海航承诺留任天桥资本的绝大多数员工,其中许多是从他成立天桥起就一直和他一起工作的人。


但海航对斯卡拉穆奇来说是政治上的毒药。随着海航收购天桥是为了讨好美国政府的猜测四处传扬,他成为白宫商业联络人的任命被取消了。


斯卡拉穆奇后来曾短暂地担任过白宫通讯联络主管。他说,那些谣言是反对他加入新政府的助手们散布的。海航强烈否认了那是公司收购天桥的背后动机,称该集团对天桥的兴趣可以追溯到大选前的2016年夏天。

海航主动决定寻求跨部门机构Cfius的监管批准,该机构由来自财政部、国土安全部及其他部门的代表组成。海航以前曾走过这个程序,比如在2016年初出资60亿美元收购加州电子分销商英迈时。


那时,海航在美国还相对无名。到2017年初的时候,人们对海航的看法已经发生了改变。


随着中国政府要求银行对交易进行控制,像海航这样负债累累的公司也受到了审查。海航的债务迅速增长,全球的银行去年纷纷退出了为海航提供咨询的业务。瑞士的监管者说,海航在寻求监管部门批准其收购瑞士航空配餐及服务供应商佳美集团(Gategroup)时,在集团所有权结构的问题上提供了“不实”信息。


在海航等待美国监管机构批准期间,另外几笔交易也陷入不定状态。除了天桥资本,海航还曾在2017年初同意以3.25亿美元的价格收购新泽西州软件公司尼斯技术(Ness Technologies)的一个部门。


因国家安全原因审查尼斯和天桥买卖的监管者想得到更多有关海航所有权的信息。但据尼斯为起诉海航向法庭提交的文件,他们却开始在海航提交的有关公司结构和所有权的文件中发现了不一致的地方。(尼斯起诉海航违反合同,指控海航妨碍了监管审批程序。)


尼斯的起诉书称,海航提交的文件未说明谁是公司的最终控制者。尼斯说,比如,在提交给监管机构的文件中,海航对谁持有集团的大部分股权做了不一致和矛盾的声明。海航后来修改其提交的文件,称集团股份的很大一部分已在最近捐给了由海航高管控制的一家纽约慈善机构。

merlin_138775185_90d74d16-e93c-4928-a00d-6b1bfe6d4343-master1050.jpg

在海航的Facebook页面上突出企业社会责任的广告。 该公司在《彭博商业周刊》和《华尔街日报》上刊登了类似的整版广告。


起诉书称,监管者花了数月时间试图更好地厘清海航与政府的关系。起诉书说,海航最终向美国监管者披露,集团的另一位联席董事长陈峰是中共党员。


海航在一份声明中否认了尼斯的说法,但拒绝提供更多的细节。“我们尊重外国投资委员会程序的保密性,因此不会对此发表评论,”海航的声明说。


尼斯的代理律师说,海航的“虚假和误导性”陈述破坏了监管审查,导致收购失败。


“我们以违约的理由终止了合同,”尼斯的律师保罗·沃纳(Paul Werner)说。“我们曾试图获得Cfius的批准。但最终很明显的是,他们破坏了整个过程,阻碍了Cfius的审查。”


一场公关闪电战

随着海航在美国面临的压力增大,高管们开始试图改善公司的形象。


海航聘请了以其危机沟通部门而闻名的萨德沃比尼恩(Sard Verbinnen & company)来帮助应付媒体的报道。海航在《彭博商业周刊》(Bloomberg Businessweek)和《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上刊登了整版广告,把海航标榜为一个全球品牌,以一头在城市摩天大楼上浮游的鲸鱼为象征。


海航还寻求了麦克拉迪合伙人、以及另一家强大的华盛顿游说与咨询公司科恩集团(Cohen Group)的帮助。麦克拉迪由曾为比尔·克林顿(Bill Clinton)总统担任白宫幕僚长的托马斯·F·麦克拉迪三世(Thomas F. McLarty III)创立,科恩集团则由前国防部长威廉·S·科恩(William S. Cohen)经营。它们一个组织了一场关于中国投资的华盛顿圆桌会议,并邀请了记者参加。另一个安排了海航高管与肯塔基州共和党参议员兰德·保罗(Rand Paul)见面。


海航花巨资在纽约、伦敦和巴黎举办奢华派对和企业活动。海航在纽约的林肯中心为300名嘉宾举行了一个包括剪彩仪式的盛大活动,出席者有理查德·M·尼克松总统的孙子克里斯托弗·尼克松·考克斯(Christopher Nixon Cox)。在伦敦,海航以一个题为“海航DNA”的研讨会来提升自己的形象,花钱请来了英国前首相戴维·卡梅伦(David Cameron)和法国前总统尼古拉·萨科奇(Nicolas Sarkozy)出席。


海航集团的总部位于中国海口。 与该公司合作的人士表示,它希望通过强调其在创造就业机会和购买美国商品方面的作用来建立其政治影响力。


海航集团的总部位于中国海口。 与该公司合作的人士表示,它希望通过强调其在创造就业机会和购买美国商品方面的作用来建立其政治影响力。 CHINA DAILY, VIA REUTERS


“以前很少有中国企业试图与华盛顿的政策团体直接进行接触,”华盛顿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学者甘思德(Scott Kennedy)说。“但这次海航意识到自己在监管问题上碰了壁后,情况开始有所改变。”

海航借助于其高管之一杨光来帮助领导公司的魅力攻势。杨光曾是富兰克林-邓普顿(Franklin Templeton)的投资经理,拥有哈佛大学工商管理硕士学位,他的简历上有从商和尝试政治活动的经历。


杨光在中国出生,现为美国公民。他曾陪同英国前首相托尼·布莱尔(Tony Blair)在中国进行商务旅行,其间与政府官员举行过会谈。他还曾为杰布·布什的2016年总统竞选筹集资金,并在那之前,帮助过海航与杰布·布什建立合作关系。时报查阅的公司记录显示,杨光还与高尔夫界传奇人物杰克·尼克劳斯(Jack Nicklaus)以及中国前总理温家宝的儿子有过生意往来。


在杨光的帮助下,海航集团的高管们在大西洋理事会(Atlantic Council)的一次晚宴上见到了美国副总统迈克·彭斯(Mike Pence)。2017年6月初Cfius的审查开始后,他们去了财政部。杨光还在总统日那个周末在特朗普国际高尔夫俱乐部见到了特朗普本人。这些与美国领导人合影的机会对海航在中国国内也很有帮助。

海航说,杨光与特朗普的见面是“无计划、无准备的问候”,还说,海航与美国官员的会面“对于有我们这种规模和经济影响的公司来说很常见”。


在美国,海航强调其在创造就业和购买美国商品方面起的作用。海航基本上是在阐明中国在美国投资对美国人有利的道理。


“海南航空公司开通的新航线,无疑将通过旅游花销、国际商业交易以及购买美国制造的飞机等方面,为美国经济增长做出贡献,”海航集团董事局副主席谭向东在一次针对美国观众的演讲中说。


到今年早春的时候,海航收购天桥交易的失败已成定局。海航的另外两笔交易也未能获得Cfius的批准。随着中美贸易关系紧张的加剧,华盛顿对中国投资的态度在恶化。


斯卡拉穆奇在一次采访中说,两家公司已在今年3月同意取消收购天桥的交易,但同时决定成立一家可能会在中国寻找新机会的合资企业。


“我们已经决定,我们不再继续并购交易,”斯卡拉穆奇说。“这很不幸,因为这些都是很好的人。但我们会在中国做点什么。”


审核人:

标签: 海航 在美投资

评论
0
0

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查看全部(0)

相关阅读

评论(0 收藏

财金行情 更多>

最新快评更多>

推荐阅读 更多>

下载大财金app

关注大财金微信公众号

关注微博

加入大财金技术交流群